签儿

因为在轻浮的爱情中
世间早已没有了救赎

Life is crap

上次捅了刀,我对不起大家【严肃脸鞠躬】,所以这次开了一个轻松向小脑洞,欢迎小伙伴的建议和意见,我们一起来友♂好地交流啊。

For god's sake!Seriouly?!
Shaw在第五天晚上被冻醒之后,咬着牙瞪了床另一侧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睡得正香的Root好一会,终于忍无可忍,反手狠狠地拍在那个白痴的臀部。
“R O O T!”
“嗯?”Root发出一声闷哼,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努力把视线聚焦在Shaw的怒容上。
“Hey,sweetie.”她口中不清楚地嘟囔着,抬眼看到Shaw光溜溜地暴露在空气里的身体,又不怀好意地笑了,“天还没亮呢,你的精力真是越来越旺盛了。”
旺盛你妹。Shaw一时语塞,送给Root一个白眼。
“你又抢了我的被子。”Shaw推开Root缠上来的手臂。
Root怔了几秒,无辜地眨了眨眼,替Shaw重新盖好被子,“Sorry~”她拖长了尾音,又附赠了一个吻作为补偿,“Sweet dreams.”

sweet dreams你妹。十分钟之后,Shaw绝望地瞪着天花板,哆嗦着想。

Shaw认为有必要在自己被愚蠢地冻死之前解决Root睡觉抢被子的问题。
她别扭地向The Machine求助,在记下一种种可行方法之后,Shaw觉得自己就像上网查询如何防止孩子尿床的中年妇女。

Plan A
Shaw认认真真学习了帮助稳定睡眠的头部按摩手法,只是在付诸实践时遇到了一点意外,她在手下皮肤的柔软触感和Root有意无意擦过她手掌的唇瓣的湿热中迷乱地吻了下去,并以自己在缠绵过后依旧光溜溜地晾在寒冬的冰冷空气中宣告失败。

Plan B
Shaw又购置了一床被子,尽管这个决定惹来Root不满的嘟嘴耍赖,但为了自己的锤命安全,Shaw坚定地与Root分了被。而当Shaw再次被冻醒之后,咬着牙坐起身,看到Root把自己的被压在身下,安安稳稳,理直气壮地盖着Shaw的被子,她几乎要把眼睛瞪出眼眶。

Plan C
Shaw把bear从温暖的小窝里拖出来,放在她和Root中间,满意地搂着bear进入梦乡,丝毫没有介意Root幽怨的眼神,Shaw觉得Root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对小孩子下手。然而当Shaw和bear哆嗦着抱成一团时,她觉得自己的脑袋大概是被小撒给强奸过,另外还换来bear对她一整天的怨念。

Plan D
Shaw在睡觉前把被子的一边卷在自己身下,牢牢地压住,自信自己的肌肉不会让被子被抽走。令Shaw没有想到的是,在Root猛地一发力之后,Shaw打着旋飞出了床。
这日子没法过了。Shaw生无可恋地躺在地板上,放弃了挣扎。

Plan E
作为上一个方案的改良版,Shaw直接用四根钉子把被子钉在了床垫上。这是她的最终方案,如果再不奏效,Shaw怕自己会手撕了Root。因此当Shaw看着Root盖着被怪力扯破的被子一副人畜无害的睡颜时,只能以徒手拔钉来宣泄自己内心咆哮的愤怒。

Shaw在连续十天没能好好睡觉之后,顶着黑眼圈把头埋
在bear软软的皮毛里,得出了The machine对人类睡眠研究不足的结论,决定向一直以来感情稳定生活美满的两位老年人征询意见。

“你知道,Ms.Shaw,”Finch喝了一口Reese刚刚泡好的的新鲜绿茶,透过镜片看着Shaw,“你可以让你和Ms.Groves之间的间隙尽量缩小,这样你们就可以很充裕地分享一床被子了。”
站在一旁的大个子点点头表示赞同,顺带又附赠了一个建议。“最好是抱着,你说呢,Harold?”
“Mr.Reese!”

Shaw在Finch的迷之脸红和Reese的迷之微笑中若有所思地离开。

当晚,Shaw十分别扭地把Root搂到臂弯里,以一个晚安吻的代价按下了Root冒着粉红色泡泡的白痴脸,叹了口气,至少软软的抱起来还不赖。
Shaw终于睡了个安稳觉。

第二天早上,Shaw看着肩头一滩干了的口水渍,异常冷静,她并不生气,只是觉得自己的锤生从来没有这么艰难过。

评论(8)

热度(78)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签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