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儿

因为在轻浮的爱情中
世间早已没有了救赎

A Sucker For You

灵感来自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渣文笔请多包涵,大概算是一把小刀?

你倚在锈迹斑斑的老式公用电话上,面无表情地放下听筒,低头望向脚边漂亮的大狗狗,口中沙哑地吐出几个荷兰语的音节,忠实的狗狗起身贴近你的腿侧,追随你匿于人流之中。

AI大战后,一切归于平静,你的生活好像并没什么太大变化,The machine得以重生,拯救号码依然是你生活的主线,Fusco有时会来地铁站看望你,顺便打包带来两份你最爱的牛排,在你狼吞虎咽的时候他总是对着你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脸上还带了一种难以掩饰的失落,伤心,或者其他什么你不太懂的情感,看向你的眼神里也似乎有一丝怜悯和不解。Stupid,你边大口咀嚼边想,但是看在牛排的份上。

可是你觉得有些地方确实和从前不太一样了,比如突突人膝盖的时候头顶少了那个总是带着龙猫笑的高个子男人投下来的阴影,激烈打斗过后蓝牙耳机里不再传出紧张兮兮到让你觉得逊爆了的那句“Ms.Shaw, are you ok?”再比如,每天清晨醒来的时候,手臂揽到的只有冰凉的空气,凉的你心里一惊,呆坐一会,心里暗骂自己刚刚露出的愚蠢的白痴脸,起身洗漱,面庞平静,毫无波澜。然后披上有些紧的皮衣,天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会瘦成这样,你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忽略了自己闻着皮衣上好闻的香气而重新变得平稳的心跳和脑海中闪过那抹高挑身影时心脏刹那间令你窒息的抽动。

The machine招募了新的人手,你有了大把的空闲时间,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一个习惯,不再混迹于酒吧,而是跑到Root的墓前一坐就是一天,带上一瓶你最爱的烈酒,淡淡地盯着墓碑上你坚持亲手为她一遍一遍反复刻下的“Root”,你只是觉得她会喜欢。

你在每天日出的灿烂和晚霞的温柔中数着时间的流逝,最终还是承认了你很想她的事实,妈的,是真的很想她。

你靠着石碑,在一口烈酒滚烫地流进喉咙时,不可抑制地想起她细细的手腕摇着一杯红酒,涂了和红酒一样深色妖冶的口红,薄唇轻吮,贴上你相比之下显得更为丰满的唇瓣,红酒在你们的舌尖游走,你的大脑在柔软的触感和赖皮地霸占你整个口腔的香气之中忘了思考,只记得最后看到的那双闪烁着狡黠光芒的眼睛里得逞的盈盈笑意,就像星星,你从没见过那么美的星星。

你的手指轻轻抚过石碑冷硬光滑的表面,沿着那几个字母的刻痕来回摩挲,你想起她棕色的卷卷的长发绕在指尖的柔滑触感,你闭上眼睛,抓过发尾放在鼻翼间,闻到的是你曾经从背后环抱住她将鼻尖埋入她发间时嗅到的洗发液的香味,你担心有一天会连这个味道也丢掉,于是买了一堆这种洗发液屯在地铁站,足够你用到这余生的结束,你对着它们翻了无数次白眼,一遍遍告诉自己你会买它们只是因为柠檬味闻起来还不错。

你睁开眼,甩甩头发,又灌下一大口酒,你觉得自己是疯了,也或许是中了毒,中了那个偏要称自己为Root的女人的毒,Root,什么中二名字,你不屑地撇撇嘴,慢慢垂下了头。

你突然间觉得好累,你把脸埋在手心,感觉到自己手掌的薄茧,又记起Root的手掌抚上自己脸颊的柔软触感,天,你记得她的一切。

你记得她明晃晃的笑脸,笑的那么狡黠而纯粹,小小的虎牙放肆地在你面前晃来晃去,你静静地看着,忘记了呼吸;
你记得她与你十指交握时掌心的温度和十指纠缠的力度,让你为她而解冻的心又不可思议地融化得一塌糊涂;
你记得她看向你时明亮的眼里闪烁着的神情,温柔得几乎要滴出水的眼神,那种愚蠢的充满爱意的眼神,让你知道你是她的全世界;
你记得在夜晚的疯狂纠缠之后她沉沉睡去的安静睡颜,褪去白天的乖张,脆弱美好的像个孩子;
你记得她走路时一扭一扭的奇怪姿势,将她身体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你对此一直感到火大,因为你不喜欢别人黏糊糊的目光;
你记得她甜腻腻的总是带着颤音的声线和调皮翘起的尾音,它让你坚硬的心止不住地跟着轻颤,你宁可一生溺在其中;
你记得她被bear拖着跑了两个街区,一身狼狈地回到你面前撅着嘴怪你不帮她,泪汪汪的眼里满是委屈,你分明知道她是故意如此,却禁不住笑着将高你一个头的她揽进怀里。

你想着,早已僵硬的嘴角慢慢绽开一个笑,却被两行泪水冲刷成向下的弧度。Damn it,你暗暗骂了一句,嘴角抽动几下就放弃了挣扎,最终弯曲成苦涩的弧度任泪水淌满脸颊,不该带这么烈的酒的。

你慢慢地坐下,双臂环住墓碑,墓碑的棱角咯得你生疼,这倒有点像她,你撇撇嘴,只是听不见她的心跳,也没有她那么温暖。

太不可思议了,你静静地想,你生命中最鲜活亮丽的那个人现在正躺在自己脚下的土地里,慢慢腐朽成最不美丽的样子,安静的可怕,不再聒噪,也不再美好。

你站起身,头脑清醒得吓人,你从没有这样希望自己喝醉了,那样至少能减轻你心里闷闷的撕裂感,你用衣袖胡乱地擦去泪水,觉得自己傻的透顶,却心甘情愿。

你知道,她是你生命的根,“Root”这几个字母不仅仅刻在了墓碑上,还深深刻在你心里,带着令你上瘾的疼痛;
你有多希望她能在你身边,和你一起看日出照亮整个城市,看晚霞温柔了时光,你低头就能看到靠在你肩上的她的美丽侧颜,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你疯狂地想念与她并肩作战的激情,你们是彼此的盔甲,也是彼此的的软肋,你一遍遍地回味4AF的暗号,只属于你们的暗号;
你很多次好奇你们满头白发时的晚年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也许你们会一起种种花除除草,也许你们会试着养只猫,也许你还是会拿她的撒娇耍赖没有办法,尽管这一切只能是也许,但是你相信如果有这样一天,你们的手会一直紧握;
你怪她食言,怪她骗自己不会离开,却走得干净果断,留自己一个人在这世上苟延残喘。你恨自己是个混蛋,亲手把你的爱人推向死神,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甚至没能紧握她的手,告诉她她是你存在的唯一意义。

“You are a liar.And i am an asshole.As you said, we a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你小心翼翼地拂去墓碑上的灰尘,一如曾经你轻抚她的头顶,她就像只大猫,你牵起嘴角,“I'm a sucker for you,Root.For you.”你深深地望向那块墓碑,转过身,知道再不会有她甜腻腻的回应。

第一篇同人献给最最最最最爱的肖根,本来以我的渣文笔是不敢写同人的,但是最近读了《梦里花落知多少》这篇文章,最后那部分讲述了三毛在荷西墓前爆发的情感,其中有几句把我戳的泪流满面,再想到肖根我就哭成了一只泪汪,顺便萌生了为她们写点什么的冲动,哪怕只写给自己看,虽然锤锤对阿根的情感表达不会像三毛那么激烈,但是她的爱就像大海,海底再汹涌,也不过化成海面上的一点浪花,她的痛也是如此,btw,我真的觉得再没有比爱人的坟墓更让人心碎的东西了QAQ
好了废话到这,最后还是想附上《梦里花落知多少》里面最戳我的几句话:

—我坐在地上,在你永眠的身边,双手环住我们的十字架。
—我的手指,一遍又一遍轻轻划过你的名字——荷西·马利安·葛罗。
—我一次又一次地爱抚着你,就似每一次轻轻摸着你的头发一般的依恋和温柔。
—我在心里对你说——荷西,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一句让你等了十三年的话,让我用残生的岁月悄悄地只讲给你一个人听吧!
—黄土下的你寂寞,而我,也是孤零零的我,为什么不能也躺在你的身边。
—我爱的人,不忍留下你一个人在黑暗里,在那个地方,又到哪儿去握我的手安睡?
—是我远走了,你的坟地才如此荒芜,荷西,我对不起你。
—在那个炎热的午后,花丛里,一个着彩衣的女人,一遍又一遍地漆着十字架,漆着四周的木栅。没有泪,她只是在做一个妻子的事情——照顾丈夫。
—我靠在树下等油漆干透,然后再要涂一次,再等它干,再涂一次。
—我渴了,倦了,也困了。荷西,那么让我靠在你身边。再没有眼泪,再没有恸哭,我只是要靠着你,一如过去的年年月月。

评论(26)

热度(52)